以梳理深圳民间的集体记忆为视角

2017-03-27 08:27

曾任《深圳青年》杂志策划总监、香港《凤凰周刊》主编的邓康延,近年来主要从事纪录片制作,其中一些作品如《深圳民间记忆》,以梳理深圳民间的“集体记忆”为视角,同时也展示了那些“深圳观念”的时代背景。

邓康延认为,曾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老建设者袁庚,在蛇口时所讲的“我不同意你,但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这一观念也非常重要。虽然这是从外国引进的概念,但是邓康延觉得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这句话对于蛇口,对于深圳乃至全中国都有着很大的意义。“这个观念完全突破了那种僵硬的计划经济思维,也与之后所倡导的‘实现市民文化权利’是相吻合的,我觉得深圳应该一以贯之,对于深圳建设一座具有包容性的移民城市,这一观念仍具有借鉴意义。”

早在1982年就来到深圳,之后从事宣传文化工作的段亚兵,见证了深圳30年来各种观念的形成与演变。他告诉深圳商报记者,深圳一切观念的产生都与创新有关,从“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到关于深圳精神的大讨论,“开拓创新”这个观念都是贯穿其中的主线。

“从最早提出来的‘先行先试’思想,再到‘文化立市’的战略,我认为这些观念充分表明了深圳不但要在物质生活方面走在全国前列,还要在精神生活领域走在全国前列。”杨宏海指出,除了深圳官方提出的一些新观念之外,深圳很多著名企业也曾贡献了很多影响全国的观念,比如万科最先提出的“以人为本”,华为提出的“不要让雷锋、焦裕禄似的人物吃亏”以及“人人为康佳,康佳为国家”的康佳精神等。

“我觉得很多改革创新观念的塑造在深圳特区第一个十年就已完成。比如‘时间就是金钱’等口号,改变的是深圳人乃至全中国人的时间观、效率观以及财富观。”邓康延说。

“回顾过去30年,在深圳出现的很多观念,包括借鉴香港经验的观念和做法,其实都是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观念相对应的。”邓康延表示,通过这次评选活动,可以唤醒深圳的知识分子和广大市民对深圳观念演变历程的回忆和关注。“我希望深圳的今天可以像30年前一样,再次‘杀出一条血路’,在改革上继续有新的突破,这与温总理前几天在深圳的讲话精神也是相吻合的。” 邓康延说。

在即将迎来深圳特区30岁生日之际,回顾那些被载入深圳历史进程的经典观念,如何追根溯源、如何从那些口号和“深圳观念”中探寻改革开放的真谛,是此次“深圳最有影响力十大观念”评选活动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1985年调进深圳后就投入到深圳文化建设工作中的杨宏海,曾在1988年代表深圳文艺界赴京参加第五次全国“文代会”,还在上世纪90年代参与创建了深圳市特区文化研究中心,并担任该中心的首任负责人。他告诉记者,近30年来,深圳产生的很多观念都深深地影响了他。

杨宏海也同样认为这次活动具有非凡的意义。“深圳30年的变化,跟我们这个城市的‘观念先行’有很大的关系。”杨宏海说,如果没有诸如“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敢为天下先”等先进观念作先导,深圳就不可能会有今天这个局面。在深圳出现的一些新观念不仅仅影响了深圳本身,而且影响了全国。“因此,总结30年来那些影响深圳乃至全国的观念,对于深圳继续推进改革开放有着特别的意义。”

“特区本身这个概念在中国得以出现,恰恰离不开创新。”在段亚兵眼里,创新是深圳观念的灵魂。他表示,虽然在深圳建立经济特区的做法是借鉴了外国的一些先进经验,但从总体上来说仍是中国历史上一种“前无古人”的实验。“正因为有了深圳特区的成功,才有了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改革开放的可能性。”

“深圳对于全国的贡献不仅仅在gdp的多少上,更重要的是深圳为国家贡献了很多影响改革开放命运的新观念。”杨宏海认为,从“义工精神”到“微笑每一天”,以及后来响彻全国的“以人为本”,这些口号既体现了深圳特有的拼搏精神,又体现了普世价值的内涵。“保障深圳市民的精神文化诉求的相关工作还需要加强,同时也希望深圳可以继续敢为天下先,做改革开放的排头兵。”杨宏海说。

“这个社会的一切变迁都源于观念的变迁,而观念的变迁又会引发制度的变迁以及物质生活的变迁。”段亚兵告诉记者,发自民间、并由深圳报业集团举办的这项评选活动,正好可以为人们回顾深圳30年奋斗史提供了契机,也为人们再次理性地思考深圳的未来提供一个很好的平台。“我相信,这次活动会对深圳思想史的发展乃至中国思想史的发展提供非常重要的素材。”段亚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