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未被接受

2016-11-10 09:06

翟福清涉嫌领导组织期间,其组织成员以暴力、胁迫的方法强迫他人接受自己的商品,又强迫他人为自己提供服务;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并殴打他人;采用胁迫方式索取他人财物;利用六合彩网络赌博网址及账号开设网络赌场,接受投注;明知他人吸食毒品,仍为其提供毒品联系场所等等犯罪活动不断。

据起诉书指控,2008年4月间,翟福清在具体负责经营以被告人翟冰为法人的辽阳县宗建选矿厂, 为达到少缴税的目的,指使人向时任辽阳县国税局小屯税务分局局长张晋义行贿10万元,使该厂税额由原来定额每月20万元减至每月13万元。2010年10月间,宗建选矿厂因涉税问题被税务机关调查,为逃避处罚托人向辽阳市国税局稽查局检查科科长行贿5万元,但未被接受。

与此同时,为组织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行贿,翟福清做得也是卓有成效。

经鉴定,该场采出砂石料共占用林地37154平方米,合计55.731亩。

检方指控称,2008年5月至2009年10月间,明知翟冰等人共同投资开采的位于灯塔市挑金沟的铁矿不具备采矿手续,其开采下来的矿石系犯罪所得,仍然予以收购,并加工成铁粉销售牟利。

检方指控称,2007年,为垄断本溪辽阳辽中高速公路小屯镇路段的粉煤灰供货市场,翟冰派人到施工方的搅拌站内,追打工作人员,并殴打向搅拌站供应粉煤灰的供货商,搅拌站停产数日后,被迫接受翟冰提供的垄断性粉煤灰。

2009年4月17日,翟宝柱因涉嫌开设赌场,被辽阳市公安局太子河分局巡特警大队抓获,后在该分局副局长石绍敏、巡特警大队大队长尹绍鹏的协调和帮助下,一天之后,翟宝柱上交罚款后被释放,石和尹分别接受感谢费2万元。

据当地人描述,对于儿子翟冰的所作所为,翟福清并非不知情,不仅不加制止,反而亲自出面或利用自己的职务影响力为翟冰大开绿灯。

检察机关认为,翟冰黑社会性质组织,凭借其势力攫取巨大非法利益后,将这些钱主要用于该组织的发展壮大,支付组织成员工资、奖励,拉拢腐蚀党政机关干部,为该组织寻求保护。

父子二人均于2011年初被逮捕,现羁押于辽宁省看守所。与翟氏父子一起受审的,还有其余21名家人或手下。

该酒店迅速报警,翟福清亲自到现场将翟冰带走了事,此后亦未见有任何后果追究。

检察机关更指控翟冰、翟福清涉嫌在辽阳地区长期利用其势力进行强迫交易等违法犯罪活动,借助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庇护逃避法律制裁,多次干扰、破坏其他企业、经营者的正常经济秩序,使周边企业经营者无法正常生产、经营,对辽阳石化分公司下游产品形成非法控制,在该地区造成重大影响。

2005年9至10月间,承包辽宁省辽阳县大安口村一处荒地,未经国土部门审批的情况下非法开采铁矿石并派专人现场管理,获利30余万元。

检方出示的材料显示2000年7月,组织成员翟宝柱将人刺成重伤,翟冰找到辽阳市公安局文圣分局刑警二大队大队长杨俊杰(同案受审),要求不再追究翟宝柱的刑事责任,杨在已经对翟宝柱故意伤害案立案侦查且翟宝柱到案的情况下,擅自决定不予采取强制措施,致使翟宝柱逍遥法外。

检方称,2008年4月至2009年12月间,翟冰与另外三人共同投资在挑金沟设立矿场,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开采。期间,灯塔市国土资源局下达责令停止开采通知后仍拒不停止,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翟冰等人非法获利8600余万元。

检方指控材料显示翟氏父子通过设百家乐、扑克机赌博,非法获利80余万元;诈骗煤炭2000余吨;翟冰帮助调解辽阳市某集团与大连某汽车维修公司间的经济纠纷,收取辽阳方人民币100余万元后,强行向大连方借款800余万元,至今仍有200余万元未归还;为高速工程垄断性提供粉煤灰获利数十万元;通过开设六合彩网络赌场收取投注赌资获利400余万元。

检方指控称,1999年在翟福清辖区内的汀洲大酒店,翟冰与服务员发生矛盾,其手下朝天棚开枪。

翟冰之所以如此猖狂,很大程度上有赖于其曾在公安部门做政委的父亲的庇护、支持和参与。

翟冰的父亲翟福清,曾是辽阳公安队伍的领导干部。历任辽阳市公安局文圣分局文圣派出所所长、文圣分局政委等领导职务。

2006年,翟福清从文圣公安分局政委的职务上退居二线,便开始亲自领导组织经营。

小四毛子的绰号是继承了辽阳黑老大四毛子张宏东的衣钵。有知情人透露:四毛子还曾入选过《福布斯》300新首富的名单。

而盗窃铁矿石9万吨,又给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增加了近1800万元的收入。

检方称,在2009年6月,翟福清负责管理位于辽阳县小屯镇桃花岛村的选矿厂,未按照规定制定安全生产规章制度,未提供安全生产的必要设施和保障措施,使得该厂工人孔建国在生产期间因操作不当而死亡。

2006年9月至2007年5月间,翟冰与其他两人取得以劳务开采铁矿石向本溪北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矿业公司供应铁矿石的权利后,以正常向该公司供应铁矿石为掩护,秘密将属于北钢集团所有的铁矿石运回自己的选矿厂加工销售。共盗窃铁矿石9万吨,评估价值为17794800元。

翟氏父子一案由铁岭市公安局侦办。历时4天庭审结束,最后一天庭审一直进行到晚上8时。翟冰被控罪名19项,翟福清被控罪名12项。

翟冰不允许他的旁边有竞争者,有他在,谁也不能干粉煤灰这行。据知情者透露。

有认识翟冰的人说,他看起来文质彬彬,更像一个老师。然而,这个文质彬彬像老师的人仅有初中文化。

同时,翟福清在公安系统的影响和关系,也给翟冰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2006年为采砂获利,伙同他人在辽阳县隆昌镇邱家村共同投资成立邱家砂场,私自改变林地用途,大面积毁坏植被,采石制砂,造成林地严重破坏,无法恢复。

检察机关认为,翟福清作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领导者,应该对其领导该组织期间的全部犯罪承担责任。

十几年间,翟福清、翟冰父子通过非法手段大肆敛财,总额超亿元。

有当地人透露,翟冰依靠他父亲,横行霸道。小事情不用翟福清出面,大事情翟亲自出马。翟冰一伙在公共场所公然鸣枪示威之后,翟福清亲自出马了。

案发后,翟福清作为该厂主管人员,未向安监部门上报此事,并私自与被害人家属协商赔偿解决。

检方指控称,2005年,赫远粉煤灰制品公司正在建设,与此同时,在同一区域,一家名为新型材料有限公司的企业也在建设当中。为达到垄断辽化热电厂粉煤灰综合开发利用项目的目的,翟冰指使人对该公司进行了各种方式的干扰、破坏和威胁,封堵道路、切断电源、挖开电缆、砸烂办公室、恐吓工作人员,最终导致新型材料公司被迫放弃该项目,损失100余万元。而翟冰垄断了当地整个粉煤灰加工行业。

根据检察机关指控,翟冰涉嫌通过实施赌博、合同诈骗、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活动,不断获取经济利益,为其违法犯罪组织的最终形成奠定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到1998年,翟冰周围已初步形成了一个人数众多,有一定经济实力的违法犯罪组织。随后,该组织陆续吸收大量两劳释放及社会闲散人员,2000年先后成立了福天公司宗建选矿厂赫远粉煤灰制品有限公司等企业公司,形成了有固定场所、有资金保障,人数众多,组织、领导者明确,骨干成员基本固定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此案引发广泛关注的另一个原因还在于,翟福清曾是辽阳当地公安队伍的领导干部,历任当地派出所所长、公安分局政委。检方材料指控,2006年退居二线后,亲自投身于涉黑组织的领导和经营当中,父子联手敛财过亿元。自1995年以来,该组织实施各类犯罪案件共30余起。

儿子翟冰被检察机关指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9项罪名,父亲翟福清被控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12项罪名。

有律师表示,翟冰组织非法采矿获利甚丰,这也是多年来不放弃此行当的最主要原因。

在辽宁省辽阳市,翟冰这个名字可能并不为人所熟知,但如果提起小四毛子,却是尽人皆知。

1995年,翟冰25岁。从那年开始,他纠集一伙人,持枪参与经营游戏厅、赌场、洗浴等娱乐场所,并为娱乐场所提供保护收取保护费。此后,这伙人陆续购买了五连发单筒猎枪、左轮手枪和子弹。

经鉴定,非法开采铁矿石采出量为41.72万吨,全铁平均品位为3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