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奔别馆去找郑袖去了

2017-10-06 15:11

靳尚摇动着猴头,拿出一首民歌,皮笑肉不笑地说,屈原先生对这首歌大概并不陌生吧?作为朝廷命官,听说你曾表扬过这首歌?

齐国有个人名叫邹忌,表面上是个琴师,实际上是个隐士。他见齐威王继位九年了,还沉溺于吃、喝、玩、乐中,不理国家大事。邹忌急得不得了,要求会见齐威王。一个普通老百姓想见国王是很困难的。邹忌听说齐威王爱听音乐,便以他精通琴弦作为晋见国王的“敲门砖”。齐威王听说是个琴师,破例让邹忌进宫。

靳尚冷冷地笑着,一双豆豉小眼在屈原身上的溜溜地转,想从屈原身上寻出些蛛丝马迹。屈原一到郢都便春风得意,使靳尚心存妒忌。街头那次败仗虽然没人提起,金铁嘴的一番话勾勒出了他的尊容,揭露了他的本质,使他耿耿于怀。他现在的职位远在屈原之上,但看屈原那势头,要不了多久便会跟他平起平坐,甚至超过他。若不及早把屈原的势头遏住,让他成了气候,会把他靳尚踩在脚下。靳尚胸中的隐忧与郑袖的疑虑一拍即合,一定要寻岔把屈原的势头压一压。那天他带了几个密探走下龙门吊桥,见个老头儿一手拿着钓鱼竿,一手提着笆篓,边走边哼着一首逍遥歌。靳尚细听那歌词,发觉味道不对,要老头站住,从头至尾再唱一遍给他听。老头一看那猴头,早有几分厌恶,唱就唱,难道他还怕他吗?靳尚一字不漏地把歌词记下来,令密探把老头带走。

屈原被怀王喝斥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去兰台宫几个月,他扪心自问办事很努力,为繁荣楚国的文学艺术事业尽职尽责,怎么没当好这个官?纰漏出在哪里?

怀王质问屈原,作为文学侍臣,为什么要煽动老百姓唱那些反对王侯的歌?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屈原有口难辩,索性对怀王说,老百姓讲点真话,对于一个王侯、一个国家都有好处。真话往往难听,甚至夹杂着一些牢骚和怨气,所谓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就是这个意思。假话甜甜蜜蜜,听起来非常顺耳、舒服,可是听多了,听久了,对于一个王侯、一个国家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历史上假话坏事的例子很多,谅大王早已听说过。

怀王的髭须一根根地竖了起来。近来他耳朵里装了些关于屈原的说法,他没有介意,甚至对他有点偏爱,小小年纪如此特出,实属少有。这会人证俱在,而且当着靳尚的面要他听真话,难道他以前听的都是假话吗?这乳臭小儿确有几分傲气,教训到国王头上来了,不煞一煞他的威风还行?怀王怒气冲冲地说,你表扬那首歌作得好,放纵那些不安分守己的刁民骂王侯,是何用意?

屈原说他称赞过那首民歌,还将那首民歌记录下来,适当时候送给大王和臣子们读一读。

屈原立刻想起了贞儿的话。他坦然一笑,正要说明原委,靳尚令宫卫把人带上来。只见钓鱼人被打得遍体鳞伤,血迹斑斑。靳尚气势汹汹地问,这首歌是你作的吗?还是有人授意,借你的嘴巴唱出来?

一边是叔叔、婶婶,一边是哥哥、嫂嫂,屈原和贞儿倍受两家的疼爱,轮流在两家食宿。哪家每隔几天见不到他们,心里像少个什么。屈原每天照例去兰台宫视事,贞儿在家读书、习字、绘画、抚琴……晚上家人团聚,夫妻团圆,日子过得美如画,甜如蜜。

怀王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令靳尚和钓鱼人退下,问屈原有什么话,慢慢地对他讲。这时候的怀王在屈原心目中是个理想的君王,他有能力,有抱负,却被一个无形的包围圈裹挟着,若能冲出包围,肯定会有一番作为。作为臣子,他不应该对怀王有任何隐瞒,哪怕说错了,也不要紧。屈原以楚庄王“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故事说服怀王,说他既然能效法灵王陛下扩建一座“章华宫”,为什么不能效法庄王陛下“飞起来,鸣起来”?说怀王继位已经七八年了,打算什么时候“飞起来,鸣起来”?什么都可以等待,时间和年龄不能等待啊!

钓鱼人瞪了靳尚一眼,咬紧牙关不说话。

邹忌调好琴弦,做着要弹的架势,可就是不弹。他双手按住琴弦,睁大眼睛看着齐威王,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齐威王好生奇怪,你三番五次要求见我,说你弹得一手好琴。今天见了我,调好了琴弦可又不弹。你是玩弄寡人吗?你摸摸肩上长着几个脑袋?

老头似乎有点不信邪,跟着靳尚走进王宫,才发觉落入官家之手。靳尚追问那首歌是谁教他唱的?老头说是自己唱的。问他矛头指向谁?老头直言不讳,说他唱的句句都是真话,连郢都最有学问的屈原先生都说那首歌作得好,唱得好。

靳尚又讨个没趣。看着眼前的怀王,吃笋拉篾片,变化太快了。咒骂屈原给怀王灌的什么迷魂汤,直奔别馆去找郑袖去了。

明白人不难听出弦外之音。

邹忌对齐威王说,我的妻子说我比徐公美,因为她对我偏爱,情人眼里出西施;佣人说我比徐公美,因为他怕我,故意讨我的喜欢;客人说我比徐公美,因为他有求于我,希望我能满足他的要求。这些话我听了很舒服。假如我拿这些话当真的,逢人就说我比徐公美,岂不为天下人耻笑!邹忌提醒齐威王,齐国的土地有一千多里,城池有一百多个,老百姓有几百万。王宫里的嫔妃宫娥和侍候大王的人,没有一个不想讨得大王的喜欢。朝廷上下,大小臣子的升迁贬谪都由大王一个人说了算,他们无不对大王敬畏三分,恭惟奉承。心术不正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全国的老百姓都寄希望于大王,希望大王多给他们些好处。他们敢得罪大王吗?他们在大王面前尽拈好听的说,用甜言蜜语把大王的耳目捂住,让大王闭塞是听,还有什么德政、仁政可言呢?

屈原长跪不起,说真话可以兴邦,假话必然误国。大王如果愿意倾听小臣的意见,就让小臣把话说完,真真假假,是是非非,请大王明察。

怀王一时转不过弯来。作为一国之尊,怀王第一次叫这么个毛头小子给教训了一顿,心里很窝火。乳臭小儿胆大包天,当面教训国王效法这个,学习那个。难道他楚怀王一无是处,没点超过别人的东西吗?就个只知道吃、喝、玩、乐,不会总揽朝政的昏王吗?纯粹是信口雌黄。冷静一想,屈原的那些话不无道理,至少没有恶意。不在公开场合向他发难,不在背后散布流言蜚语,而是选择一个恰当的场合和时机向他细声陈述,证明他的心肠是好的。齐威王能够宽容邹忌,他楚怀王不能宽容屈原吗?他楚怀王也想成就一番事业,不负先君的期望。但他确实读书甚少,缺乏治国安邦的雄才大略,年过四十好不容易得个屈原,为时不算太晚,却也机会难得。他约屈原以后再谈,呼左右传靳尚上来,令靳尚把钓鱼人放了。身为上官大夫,不察民间疾苦,随意鞭挞一个钓鱼人,有没有王法?

屈原耐心说服怀王,齐威王悬赏奖励臣民说真话,显出他的王者风范。大王为什么不效法齐威王的胆识与气魄,而听信片面之词,惩治一个钓鱼人。此事一经传开,大王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将会动摇,老百姓再也不敢说真话了,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假话盛行,一级哄一级,全国哄大王,还有什么真诚、信赖可言呢!

靳尚喜出望外,立刻将情况报告郑袖和令尹子椒,三人密谋一番,要靳尚把他明察暗访的重要情况报告给怀王。

怀王怒从心头起,骂屈原不知天高地厚,眼睛长到额头上去了,心里还有王侯臣民之分吗?

邹忌不慌不忙地说,大王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吧?怪我拿着琴不弹。我这才好大一会儿。我不过拿着一把小琴,只弹给大王一个人听;大王手里拿着一把大琴,弹给整个齐国的老百姓听。大王拿着这把大琴九年来没有弹过,老百姓从来没听过大王的琴声,比大王等得更着急啊!一席话说得齐威王羞惭满面,起身拜邹忌为相国,从此加紧整顿朝政,发展经济,借东部沿海渔盐之利,使齐国迅速发展为天下第一富国。

邹忌有个优点:不喜欢听恭维奉承的话。他本来长得很帅,但齐国首都临淄(今山东省淄博市)城北有个徐公是举国公认的美男子。比起徐公,邹忌自愧不如。有一天,邹忌得到一幅徐公的画像,车过去转过来看了又看,偷偷照镜子,再回头细看徐公画像,觉得自己确实比不过徐公。邹忌问妻子,他与徐公相比哪个最美?妻子说,徐公哪里比得上相公呢。邹忌再问佣人,他跟徐公相比哪个最漂亮?佣人说,徐公比不上相爷一半呢。隔会邹忌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寒暄之后,他又问客人,他与城北徐公相比哪个最中看?客人说,他家离徐公不远,对徐公的相貌看得真真切切,哪里比得上相国呢。

也许是日子过得过于美满幸福的缘故,不知不觉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天,屈原忽然被宣入宫,被带进一间路寝。怀王正襟危坐,面有愠色,靳尚肃立一旁,空气有点紧张。怀王不问青红皂白,大声喝斥屈原这个文学侍臣在怎么当?老百姓作歌把上帝、王侯臭骂了一顿。

齐威王认为邹忌说得很有道理,立刻下了一道命令:不论朝廷大臣、地方官吏或老百姓,能够直言不讳指出他的过错的,一律给予重赏。